> 美术特长 > 学生作品 >
衡水市第十四中学|舌尖上的衡水之歪打误撞“大锅菜”

衡水市第十四中学|舌尖上的衡水之歪打误撞“大锅菜”

[来源:未知] [作者:admin] [日期:2019-09-23 10:01] [热度:0]
更多






      大锅菜,有的地方也叫“熬菜”,在北方农村非常流行。这道菜用的材料特别简单,无非是常见白菜豆腐粉条猪肉等,从来没有人往里面放海参鲍鱼一类的名贵食材。这么土里土气的“百姓菜”,据说还跟唐代大经学家孔颖达有联系呢!


大锅菜

孔颖达(574—648年),字冲远(一作仲达  、冲澹),冀州衡水人, 孔子的第31世孙。他八岁就学,能“日诵千言,熟读经传,善于词章在当时名噪一时,被称为“神童”。

隋炀帝大业五年(609年),已经当上河内郡博士的孔颖达接到圣旨,命他立刻奔赴东都洛阳参加儒家学说辩论大会。原来,儒家学说自从至圣先师孔子创立后,由“亚圣”孟子继承发展,荀子集其大成,到后来秦始皇"焚书坑儒",给儒家学说造成重创,到了汉武帝时代,董仲舒提出"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",又使儒家重新兴起。但汉亡之后,由于连年战乱,儒家学说也变得纷杂凋零,想要正本清源,最好的办法就是召集天下儒学精英,辩个是非黑白了。

辩论大会举办之前,国子监的不少秘书学士早早就放出风来:此次大会的第一名,非国子监莫属。道理很简单:国子监是当时全国的最高学府,相当于现在的北大清华,全国有名的大学问家都在这里任教,拿第一还不是张飞耍扛子——轻而易举的事儿?

可谁知道辩论大会一开,国子监的这帮“大儒”却都傻了眼——年仅36岁的孔颖达犹如一匹黑马一般杀了出来,别看他年纪轻轻,可却胸怀锦绣,学富五车,说起儒学来是头头是道,口若悬河,国子监的“大儒”们纷纷在孔颖达面前败下阵来,就连被他们奉若神明的国子监博士梁充,也被孔颖达辩了个瞠目结舌,哑口无言。最终,孔颖达一举夺冠!


 

这下可把梁充和他手下的那些马屁精们气坏了,丢了第一,皇上会怎么想?会不会觉得国子监这帮子人就是一群酒囊饭袋?孔颖达啊孔颖达,你太张狂了,明摆着是跟国子监过不去,把各位博士、秘书、学士的脸摁在地下踩啊!是可忍孰不可忍!
人的心胸要是狭窄到了极点,他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,在梁充的带领下,国子监这帮人居然策划出了一个天大的阴谋:花重金雇佣刺客,杀掉孔颖达!
梁充等人觉得事情做得挺隐秘,却没料到他们的勾当早被礼部尚书杨玄感发觉了,杨玄感是个求贤若渴的人,他对孔颖达的才华非常敬佩,可又不愿意公开得罪梁充,于是他想了办法:把孔颖达接进了尚书府,偷偷藏了起来,并安排一个叫马进的心腹仆人负责照顾孔颖达,杨玄感告诉马进:就算天塌下来,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孔颖达。



梁充等人岂肯善罢甘休,半个月后的一个上午,他们趁着杨玄感到皇宫早朝议事的时候,带着一帮人闯进了尚书府,指名道姓要抓孔颖达。

这时,孔颖达正在书房读书呢,听到外面乱糟糟的,他刚想出去,马进跑了进来,拉起他就往外跑。孔颖达不明就里,只好跟着马进一路跑下去,可尚书府的前门后门偏门都被梁充的人堵住了,前院里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,都能听到梁充叫嚷的声音了。马进左看看右瞧瞧,实在没路可走了,他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拉着孔颖达转身进了给下人做饭的厨房。


 

进了厨房,马进将一件油渍麻花的衣服套在孔颖达身上,又从灶膛里抓了一把黑灰,抹在了孔颖达的脸上。随后他指了指案板,示意孔颖达装装样子,自己则蹲在灶膛前,烧起火来。
孔颖达哪里会做饭?他拿起菜刀,看到案板上摆着的猪肉、白菜、豆腐之类的东西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,只好随便抓过来,胡乱切了一通,正切着,梁充已经带人冲了进来,他看了看马进,没说什么,又瞧了瞧孔颖达,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他刚想凑过来仔细看看,那边马进已经把一大勺子油倒进了热锅里,油烟迅速冒了出来,马进冲着孔颖达嚷道:“大厨子,赶紧的!再不下锅,油就着了!”
孔颖达听了,手忙脚乱地抓起一把肉,扔进了锅里,随着“刺啦”一阵响,屋里的烟气更重了,熏得人两眼流泪,呛得人喘不上气,梁充也受不了了,捂着鼻子躲了出去。孔颖达两眼也看不清了,他摸索着,把案板上能摸到的食材全都扔进了锅里,马进从水缸里舀了一大桶水倒进锅里,这才把油烟压了下去。
梁充没找到孔颖达,只好悻悻地离开了,孔颖达和马进两个人呆在厨房里,还是不敢出去。眼看到了晌午了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门一开,原来是杨玄感回来了,看到孔颖达的狼狈样子,杨玄感一个劲儿的摇头:梁充等人实在太可恶了!



马进把两个人躲过梁充追杀的经过讲了一遍,提及孔颖达做菜的样子的时候,马进几乎笑差了气。杨玄感也觉得挺好奇,他让马进把锅盖掀开,仔细一看,锅里的菜还在咕嘟咕嘟冒泡,他那筷子挑了一挑,嗬!锅里的白菜已经熬得立不起身,豆腐炖得挺不起腰,粉条烀得站不住脚,猪肉呢,咕嘟得松松垮垮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气。
看着一锅烂乎乎的不知叫什么名字的菜,杨玄感倒来了兴趣,他让马进给他舀上一碗,加上咸盐拌了拌,尝了尝,你还别说,这些饭菜入口即化,味道层层叠叠,妙不可言。



“夫子出手,果然不同凡响啊!”杨玄感朝孔颖达 竖起了大拇指。
孔颖达的脸一下红了,他摆了摆手,说:“尚书大人不要开玩笑,我留在此处,给尚书大人惹了这么多麻烦,我看还是尽早离去的好,省得梁充他们狗急跳墙,对大人不利!”
“不用了!”杨玄感笑道:“夫子,今天我面见皇上,说了你的处境,皇上已经下旨,命你补太学助教,现在,你和梁充他们可以平起平坐了,他们再也不敢对你下手了。今天,我要在府中大摆酒席,好好为你庆祝一番。”
杨玄感刚要吩咐人置办酒席,孔颖达拦住了他,指了指大锅,说道:“大人,来到府中,没少叨扰,这次就别麻烦大人,这里有一大锅菜,今天咱们就吃它!”
杨玄感听了大笑:“好好好,咱们就吃这一大锅菜,我看啊,今后这菜就叫大锅菜!”



    后来,隋朝灭亡,孔颖达归唐,因学问超群,刚直不阿,深受唐太宗李世民器重,被誉为"道光列第,风传阙里。精义霞开,掞辞飚起”。而他在尚书府误打误撞做出大锅菜的故事,也传到了他的故乡衡水,后来当地百姓多次改良,大锅菜成了当地婚丧嫁娶的必备菜肴,但无论如何改良,大锅菜里只放家常食材,不放山珍海味的规矩却一直保留到现在,这可能也是大锅菜这道“接地气”的美食流传至今的重要原因之一吧。